网上综合办公 |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 三农数据库 今天是2018年07月21日 星期六

2014年工作参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4年工作参阅

2014年3期 通过规模化服务提高农业生产效率

发布时间:2014-06-20 20:30:50  浏览次数:

  编者按:近日,“2014中国农业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就改革与中国农业发展问题作了专题演讲,详细阐述了农村改革的有关政策和农业经营体制创新重点,尤其是通过规模化服务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从而推进规模化经营的问题。现将讲话录音整理摘编,仅供领导同志参阅。
    
通过规模化服务提高农业生产效率

陈锡文
    
  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是三中全会对农村改革提出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农业经营体系的创新和家庭经营是什么关系。我们农业的现状是20.27亿亩耕地,还有1亿8千万农户在那经营,这个过程我们发现已经和改革开放初期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工业化、城镇化推进,使得有2亿7千万的农村劳动力离开了土地,到了城镇、到了二三线城市,所以也使得有5千多万的农民家庭,就是占整个承包农户家庭总量的22%的农户他自己不种了,把土地流转给别人了,所以在这30来年中能发生这样的变化,我已经觉得是很不简单了。
  下一步就是,怎么去分析这个现象。当然现在有各种不同的看法,有的人的看法是,加快城镇化的进程,让更多的农民转到城里来,让他们不要种地了,土地就给更少的农民种,以提高效率。这个想法如果现实,我觉得也非常符合逻辑,但问题是,大家也明显的看,进城来干什么呢?进城来要提供生产,有人说进城来来发展生产,但是要发展生产,所有的人都是你服务我、我服务你,所有的生产从哪里出来呢,所以还是要通过创造财富,创造财富就面临产能的问题,自从中国被叫做“世界工厂”之后,我们已经发现我们很多产业的产能过剩了。
  所以下一步城镇化步伐到底还能多快,总理在去年的农村工作会上提了三个1亿人的问题,提到2020年我们要解决已经进城农民中让1亿人落户,已经进城的农民是多少呢?当然这个数也很难说得清楚,但普遍的认识,已经进城的农民工总量大概在1亿5到1亿7,也就是说要费很大的努力只能解决其中的2/3,有的还要慢慢解决,所以优先解决存量和解决增量,另外再解决就是棚户区居民的住房,最后,要引导1亿中西部地区农民在当地落户。已经进城的农民要在未来,包括在今年全部解决他们户口落户的话,现在看来还做不到。从这个角度去看,我想农民数量众多,每一个经营主体规模不大,这可能还是一种普遍现象、基本现象。
  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去促进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当然各地都有一些,比如某某大户种了几千亩,某某公司弄了几万亩,这种情况都有,但是总体上讲不代表基本面,基本面大大的落后。从这个角度去讲,总书记在今年农村工作会上特别强调,要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与此同时,也要继续重视普通农户的发展。我们决不能不识农村的基本面,农村的基本面是1亿多户经营十来亩地的小规模经营,这是我们的基本状况。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提出创新农业经营体系的意义就非常重大,实际上农民已经在他的生产实践中总结了很多好的经验,创造了不少好的形式。所以我理解,为什么全会决定中用了一个概念叫农业经营体系,就我个人理解,这个体系他肯定是,之所以叫他体系,是包含着不同的主体,而且是功能不同的主体。从现在的情况看,我就觉得大家能看到,现在麦收已经接近尾声了,你还能看到什么现象,比如说今年的麦收,今年的麦收专业户一共组织了50多万台收割机,实行跨区作业。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基于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地域广阔,各地的气候差别非常鲜明。比如说冬小麦到春小麦,在长江以北,种冬小麦最早的地区也是收最早的地区,在河南的南阳,他可以种的比较早、收的也可以比较早,大概国庆过完就可以种了,在5月中下旬就收了。你到了北京这个地方,现在正在收,如果出了关那就是种春小麦,春小麦要在东北,收割期间一般到8月中下旬,南阳收麦子和黑龙江收麦子差三个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你可以把黑龙江还闲着的粮食收割机拿到南阳去收,两头都不耽误,这会大大提高农业机械的效率,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每家每户都是十来亩地,你让他买一个联合收割机怎么办,开进地里15分钟就收完了,一年买个粮食收割机就用15分钟,猴年马月能收回投资呢,那大家都用小镰刀,效率就不行,人们就不愿意种地了,于是聪明的农民就想出了办法,我买了联合收割机,不仅可以把本村的几百亩甚至临村的合在一起几千亩地都包了,你付我点钱就行了,正是因为这个结合给我们提供了机遇。少部分农户或者一部分农业社会化服务的经营组织拥有了农机就决定了你绝大多数农户可以不买,不买照样可以获得很好的收割,可以在农业部门组织的背景下。包括把东北的粮食收割机,在长江边上麦子收割前用货车把他运过去,一路收回去,一天就可以收几万亩,收到他家里,第一,不耽误自己家里收割,第二,一路收回来,稻子不断的长起来。
  我知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韩部长他们做过精心的测算,我们国家联合收割机的作业天数大概是美国和加拿大的2—3倍,说明我们农业投资的效率就要比他们高得多。收获上可以这样,从耕种到收割,到中间的管控,其实都可以采取,所以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了一种形式,叫耕种收这样一些重要的农业环节,大家都花钱买服务,通过购买农机服务来降低自己的劳动强度,来提高农业的效率。日常的田间管理又加强,所以越来越多的地方大家可以看到,农民种地实际上是看着庄家,什么时候应该翻地了,什么时候可以播种了,什么时候要浇灌了,什么时候要施肥,什么时候要撒药,一个电话就解决了,你就付点钱就完了。
  很多人担心农村的留守老人越来越多,靠他们怎么种地,我告诉你,他们是在看地,种地的是服务体系,而且潜力非常大。我们目前耕种收综合农业管理,今年到年底估计能达到60%,小麦联合收割我们今年夏天可以达到92%的机械化生产。
  刚才讲到60%,还有30%的空间必须向前推进,所以这就出现了这些年农民创新的一种新的组织形式,就是大田作物的生产,粮棉油的生产,更多的可以采取这种方式,就是通过扩大服务的规模来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因为我们现实的困难是,你要提高耕地的经营规模难度很大,你要让人家转移走,但是这一时半会儿做不到,于是我们和欧美那边走出了不同的路子,他们那儿不断的扩大每个家庭农场的规模,来提高他的效率,而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说,大概在这个阶段是这样一种扩大服务的规模,来弥补我们的耕地不足的问题,这种现象从南到北都在越来越多的发生。往往村里一个能人组织一下,或者某个合作社的居民带着头弄一下,然后还有一些专业的技术人员、农机人员,他们组成的社会化服务,给相当多的农民提供了这种方便。
  我当年是下乡到黑龙江,在黑龙江建设兵团我种了十年,我种的也是很骄傲,当年也是农业机械化水平最高的,但是40多年过去,我想当初我们的机械化和现在的机械化差别太大了,我们那会儿开的是东方放54链轨拖拉机,这台拖拉机后面跟着犁、收割机等等,可以完成3500亩的生产,那时候很了不起了,三四个人3500亩地,现在再到黑龙江去,我确实是有多么敬佩,黑龙江用的最新、最现代化的500匹马力的美国的轮式拖拉机,马力是过去的十多倍。我后来问了驾驶员,驾驶员跟我说这个先进到什么程度呢,你把地形图扫描之后输送到拖拉机的计算机里边,形成地理信息,上面架着天线接收GPS,通过这个定位拖拉机进了地块可以自己作业,人坐在上面,你愿意看书也行,看报也行,打磕睡,都行,机器弄不懂的时候给你报警,你醒来操作就行了。这样的拖拉机,一昼夜如果歇人不歇机,麦子收完之后、玉米收完之后,一昼夜5000亩地,你想这么一台机器可以管多少。所以黑龙江的农场也好、合作社也好,他除了给自己服务也提供给别人,他的效率就大大提高,两头效率都大大提高。大田作物生长上这种模式在迅速形成,就起到两方面的作用,一个是大家可以广泛使用现在最先进的农机,过去一讲,一跑到美国去这么大机器我们进不来,进去头都调不过来,现在你看很多农民,集中连片,连片作业当然就完全可以,所以使得中国农业现代化的进程大大加快。
  另外,农民的收益明显提高。如果这件事不是双赢是做不了的,双赢是什么,农民觉得我花钱买服务,最后折算下来比我自己干上算,我花这点钱比过去花的少,我就愿意干,我十多年前到河南调查,那个时候拖拉机刚刚开始、联合收割机刚刚开始,我看到一个老农坐在地上,叼着烟斗,看着他雇来的人给他割麦子,那时候30多块钱工,但是老爷子跟我讲,其实花费也不少,你得管他两顿饭,大馒头要管够,而且在河南大家都知道,双汇香肠是不能少的,然后还要一个人中午一顿、晚上一顿啤酒,还要两盒烟,折算下来一个工多少钱。现在你叫他连收麦子、播夏玉米,合在一起八九十块钱,对他来说就很上算,对农机手来说也很上算,我这个机器停在那没有用了,但是现在我每辆机器作业时间延长了。老天爷给我们这样的条件,我们有这么大的国家,纬度相差这么大,就差开了作业时间。
  另一方面又看到,还有很多的农产品,比如说鲜活农产品、高价值的农产品,不是这样的大面积的靠机器在那一转圈就可以了,比如说最简单的,蔬菜生产,水果像草莓等等的生产,大棚里头你发现跟大田作业不一样,大田作业没有规模就没有效益,但是这种高价值的鲜活的农产品,规模上来了你还真是弄不了,我也去看过,你说到淄博,你到寿光,你去问问一家一户能伺候几亩,太多了弄不过来。你再去问问北京郊区种草莓的农民,能伺候几亩草莓。所以像这样一些生产,跟大田生产性质不一样,取决于有没有好的品种,取决于有没有好的栽培技术,取决于有没有快捷的销售通道。这些东西就不是一般的农民能做的,但是农民里确实有这样的能人,所以我们看到有些地方就成了这类农产品的基地、产区了,于是为了追求这样好的目标农民就组织起来,成立合作社,在一个能人的带动下,在几个能人的带动下,去找好的品种,去提供最好的栽培技术,以及最快最有效的销售。一个人、几个能人的作用,能够惠及千家万户,一个村、一个乡就带起来了。一个品种的差别、一个栽培技术的差别,能差多少呢,很多事是很难想象的。
  大家都知道北京郊区种草莓的很多,那年还办了昌平草莓大会。节假日带着家人摘草莓,那时候市面上卖草莓大概十几块一斤,现在什么价格也搞不清楚了,但是到棚里去采草莓涨一倍的价格,那儿卖十二三块,自己采了草莓,要拿出去到那儿一称30元一斤,但是也很高兴,在那里吃的不算,自然都是摘的最好的。但是这是一般般的草莓,真好的草莓能够卖到什么程度,当然现在草莓季节过了,最好的季节300多一斤。我曾经去看过,最好的草莓,这么大的盒子,漂漂亮亮的印着,摆的整整齐齐,个儿一般大、一般红,卖1200多3斤,那个盒子上印着很漂亮的图案,你知道印着什么字,“天皇陛下御产”,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日本最好的,卖到这个价格。正是这样你就想,一个懂技术、懂品种的农民种出来的一亩地,他跟你一个不懂的要差多少,所以我那天,我说1200元3斤草莓卖得掉吗,谁买啊,而且八项规定来了这个东西还卖得掉吗,这个地方的管理人员跟我说,别担心,都卖得掉,这个东西跟八项规定没有多少关系。你看周边洽谈商务的有多少,一谈商务也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能谈得完的,谈到一半歇一歇吧,茶歇,这边是蛋糕,这边是草莓,大公司买点草莓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把握好这些,对于不生产大田,而生产这样鲜活产品的农民,他的收益就明显的提高了。
  第三种大棚,大家都看到有一些最现代化的大棚,比如说永久性的,钢的、玻璃的、自动化操作的大棚,现在甚至可以通过互联网直接操作,我人在北京,我都可以管到我家里,比如在黑龙江,我家里的大棚手机来操作,要他开关、要他通风、要他升温,这个投资就很大了。
  还有畜牧业。畜牧业现在国家提倡规模化的饲养,规模化的饲养不是把所有的东西赶到一起就规模化了,带来很多问题,真正实现规模化饲养要有大量的现代的投入,这个投资数量是非常惊人的,他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农户,也远远超出了一般农民合作社,搞不好效率上不去、安全没保障,一定要搞,怎么搞,光靠农民肯定不行,就要下决心引进社会资本、引进工商企业进来,他有投资能力。平谷县有一个正大公司的蛋鸡厂,据我了解这个蛋鸡厂规模来讲亚洲第一,管理和技术水平可以说世界第一流,这个蛋鸡厂,300万只蛋鸡,总投资规模7亿,3个大厂房就跟现代化的厂房都一样的,但是里头都是鸡,楼面看三层,进去每一层鸡笼子八层,所以鸡舍等于是24层楼,看不到几个人,就看到有两根管子,一个传送带,两根管子一个管子输入,往里面运饲料,一个管子运出,往外运粪便,然后传送带上鸡蛋滚滚出来,一年8亿美金,占到北京市场的20%。你跟大部分农民讲7亿,他也弄不清楚什么概念,但是跟正大这样的公司讲,不说九牛一毛,反正也不算太不得了的事,所以他跟农民签了协议,地方政府支持下,农民以土地入股,正大投资,当地政府投资,再通过土地,和这两家的土地再去向银行贷款,建了这个厂,约定的非常好,贷款到了一定期限,这个企业,农民也会了,正大撤走企业无偿给你,土地是你的。这种形式,我想你如果不采取这个形式,大概北京人也没有眼福能看到这样现代化的养鸡厂。
  我今天讲的什么意思呢?我就说这里要把握的基本原则。第一,我们讲的创新农业经营主体,里面实际上有两种主体,一种主体是提供农产品的主体,粮棉油、瓜果蔬菜、禽肉鸡蛋,直接提供产品,我们的农民大多数就是这一类,地是他的嘛,地上稻谷、小麦都是他的,这是一类主体。我们对这类主体就要努力提高他的科学知识能力和经营水平,该花钱的地方要花,我们农民往往有时候算不过账来,宁肯自己挥汗如雨在那弄。最后看着,这个机器在家一收,只要老爸老妈在看着就行了,他就可以出去打工了,所以要提高农民的文化素养、提高农民的知识、提高他的整体水平。
  另一类主体我们看,我就有拖拉机、我就有粮食收割机,我不提供产品,我的存在是为那些提供产品的农民服务,但是由于有了这一类提供服务、不见得提供产品的主体,使得我们效率大大提高。我们讲农业经营体系,这个体系至少包括这两类功能不同的主体,对这两类功能不同的主体至少要给同等的重视。在座的可能从事企业经营的比较多,我们企业家为了发展现代农业,所以就到乡下来了,把地租给我,我来从事农产品的生产,让农民来给我当帮手,雇工,我给你发工资,这个事情往往经济效益不好、社会效益也不好。
  这个思想我也经常听到,包括很大公司我也跟他们老总谈过,你的生产,你非要从田头到餐桌一起都由你来,这个社会分工还要不要呢,这个效率还能不能提高呢,你需要每个环节都有最出色的优秀人才,很难做到。农业生产、工业生产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农产品是有生命的东西,这和一般的工业产品不一样,所以农业的特殊性在于什么呢,在于农产品的生产周期、产品本身每一天都是在变化,因为他是个生命,他要成长,而农业生产的外部环境,他又跟工厂不一样,你在自然环境里头,这个小麦要是在地里种8个月,每一天、阳光、风雨都有变化的,于是你要对待这两个变量,对经营者来说这种要求之高,远远超过工厂的生产,工厂设计好了,产品上来流水线,标准在那,让他走就行了。但是农业不行,每一天不一样,每一天地里庄稼不一样,今天干什么、明天要干什么,必须到现场看完自己做决定,该浇水了、该施肥了自己当机立断。所以农业即使最现代化的国家,也做不到让你的工人8小时按时上班、按时下班,你也做不到精确指导他今天干了多少活,农业这方面今天背着手在地里转一天一点活都不用干,但是该做的事做了,一切正常,不需要动它。但是第二天狂风暴雨来了,这个人24小时可能都在地里拼命干。
  所以对农业,第一,没有办法要求像工人那样按时上下班按照流水线走,第二,没有任何一个老板算得清楚,今天你付出多少劳动给你多少报酬,只有最后打了粮,你打了多少给你多少。对劳动的如何计量问题,在农业里是没法解决的问题。
  两类主体的出现就给我们社会资本工商企业进入农业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前景,最现代化的机器,最现代化的技术,正是由于这样,你可以给我们最传统的农民提供最现代化的农业技术服务,由此获得双赢。所以我想,要充分认识到两类主体在未来的农业发展当中同样重要的作用。
  当然两类主体可以是多种形式的,你搞服务的你也可以是大户,我买了农机具加了一千亩地,当然我这套农机具实际可以服务2万亩,一户也可以,也可以是农民合作社,合作社集资买了机械给周边的人服务,也可以就是工商企业自己。
  第一,我们的社会资本和现代工业企业,在现代农业大有可为的,但是没有必要一定要跟农民争这个地,你争这个地就得把他弄走,你把他弄走如果城市化没有解决他的户籍,对社会也是问题,你要请他打工,对不起,农民一个天性就是只有种我自己的地、打我自己的粮才不用别人管我,我尽心尽力,但是我种的不是我的地,打的不是我的粮,我只要能偷懒我就想办法偷懒,这是一个天性。所以你要花多大代价做,做不了多大。所以我们去搞现代农业,更多的要去做那些农民想做做不了的事,这才能显出你的优势,他都能做的事你别跟他抢。
  第二个,发展现代农业的经营主体,形成这样一个现代农业经营体系,一定要多种方式。我方才讲了,农民家庭、农业大户、农民合作组织,甚至集体经济,包括我们社会工商资本、工商企业,都要发挥他的积极性,让他找到各自能发挥自己优势的形式和内容,他就能做的更好一些。
  所以不能这个活就是给谁干的,像我们过去是,农业部建了这么多基层的农业基础服务站,现在看看,给农民真正提供什么农机服务、营销服务很少,所以这个角度看,一定要发挥多种所有制经济、多种经营形式,才能把我们的理念搞的更活、更好。
  第三,要注意在推进过程中,发展适度规模经营。这个事,从80年代中期,我那时候在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我记得比较早的时候,83年我们在烟台调查,那个时候就提了,要发展农业的适度规模经营,到现在30年,什么叫度?我就一直没有琢磨出来,只是觉得你不能太大,太大了你把别人的就业机会挤没了,但是你也不能太小,太小没有效益,度到底是什么?这个大家都在探索,当然各地情况都不一样。

  我前年日本去考察,日本现在面临的农业问题比我们还要突出,我看了他们最近的统计资料,去年年底日本还有460多万公顷的耕地,有多少农民呢?239万农民,平均下来基本农民一户2公顷,他现在面临问题最大的是什么,这239万农民的平均年龄66.27,所以我那年去的时候还没有到这个水平,我们座谈,那时候已经65岁了,这么弄下去这个农业部长最多当5年就没有农民了,干不动了,因此日本这两年在推进一个农业现代化的计划,人地计划,人地计划就是两个,一个是培育新型农民接班人,一个是适度规模经营,关于适度的问题我很受启发。
  什么叫适度呢?在日本,平原地区种水稻,目标是扩大多少?一户人家20公顷,300亩,我说你凭什么就说20公顷,说按照日本现在的农业技术水平,农产品,稻谷的生产成本、单位成本,每公斤成本最低10公顷,从1公顷往10公顷走的时候,面积越大单位成本越低,都是往下降的,但是10公顷是一个临界点,过了10公顷之后成本降不下去了,甚至再往前走反而有反弹。但是为什么给他20公顷呢?日本的法律规定,农民的家庭收入不能低于城镇居民的收入,就是你给他种10公顷的这点稻卖收入不行,所以必须给他20公顷才行。我去调查了,果不其然,确实这样,种20公顷的局面我问了一下,650万,比当地的城镇居民不低。我说你把账打开我看看账,倒是有纯收入650万,但是这边看各级政府给他的补贴890万,我说这事你能不能不种,不种拿890万就完了,种大半天就才拿了650万,那个农民就笑着指着跟我们来的官员,我不种他不给我,必须种了才给我,农水省的人跟我说,这是亏本的买卖,但是日本政府还是要粮,还是要农民的收入。在日本种水稻,如果每户农民达不到20公顷,他的收入就上不去。
  这个问题谈完之后,我前年回来到上海郊区去看,上海郊区松江区,跟我提出了一样的问题,这个松江搞家庭农场比较早,他有一个特殊的原因就是,黄埔江上游,上海市政府规定了,松江境内的黄埔江以南地区,必须保持原生态,所以不能干别的,只能种地,就提高农民收入,一方面转移农民人口,另外推进家庭农场。所以他07年开始就发展的比较好,但是我观察了这么多年我发现他有一个很奇特的问题,就是这个家庭农场的规模从07年到今年2014年年初,7年下来这个农场规模没有扩大,不仅没有扩大还会有缩小,所以我就很关注他这个事,我说你为什么07年的时候每家每户还可以搞到130多亩,搞到今年就变成了113亩地,什么原因?他跟我讲,讲完之后我听了之后觉得非常有道理,为什么呢?规模问题,为什么规模上不去呢?他说你算账,在松江50多岁的两口子种113亩地,平均也有多一点的,也有少一点的,这130亩地都是社会化服务非常好,种完了,一亩地的纯收入一年两季下来,纯收入每亩地750块钱,110多亩地下来9万多,他说你算算账,你去看看统计资料,我看前年上海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0400元。就是说如果城镇居民两口子纯收入80800,农民在那种那点地纯收入超过9万,于是家庭农产品这个活在当地农民看着是好活,比出去打工好多了,又不用背井离乡,又不遭人白眼,又可以自己在家住、在家吃,多好啊,所以这是好活,你要干我也想干,于是竞争加剧,竞争一加剧,农场很难扩大的,但是也不能缩的太小,缩的太小,收入不行了就没人种了,于是在这个阶段,在松江这样的地区,100来亩就是合理的标准。
  我到农村去问那个农民,我说你怎么看这件事?他说是啊,你是在北京管这个事,我问你一个问题,我说你问,他说如果我有1000亩地,你是给一户人家种,让他一年收入100万好,还是给10户人家种,每家收入10万好呢,这个问题就很深刻。已经超出了一般的经济学,已经关注到了社会民生政治问题,牵扯到资源分配的公平公正,牵扯到人和人之间相互平等的尊重,涉及到这个问题。当然随着以后进一步发展,我相信随着农业人口进一步减少规模还会扩大,所以我想提出这个问题就是,不要盲目的追求规模大,规模大了效益也不一定好,最重要的可能会引出不该发生的社会问题,因为我们在这个阶段。很多专家测算说我们人口最高峰2030年,最多15亿人,现在有关测算不到15亿,就算15亿,那时候提出的城镇化目标70%,15亿人70%在城镇,10亿5千万,留在乡下还有4亿5千,同样是我们中国发展不能忽视的。
  所以我有时候想想,中国的事确实不容易,因为我算过一个账,我说到了2030年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经81年了,那个时候农村还有4亿5千万人,查一下统计资料,你发现81年前的1949年那会儿中国农民就是4亿5千万,81年了都没减,这时候也不会比那时候多,所以中国农业现代化确确实实比很多别的国家要难得多,约束条件也多得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两个方面都要有,一个,要有关爱农民的这种情怀,另外一方面,又有充分的理性,不要去追求什么突然之间的怎么样。
  现在我经常看到,几千亩、几万亩经营的也有,但是说来说去就是环境,绝大多数农户就是那么几十亩地在那,所以正是从这个情况下,我觉得中央在这个时候提出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确确实实是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我们在执行的时候一定要认真把握中央的精神,要掌握国情,把握好我们现在的发展阶段,推进我们在这个阶段应该做的事情,这样才能把事情做的更好。
  后记: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调研时指出,河南农业农村工作要重点抓粮食生产、现代农业建设和城乡一体化发展,要立足打造全国粮食生产核心区这一目标和任务,在提高粮食生产能力上开辟新途径、挖掘新空间、培育新优势。为深刻领会总书记关于河南农业农村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深入研究当前农业农村工作中重大问题,首先就要认识我国和我省农业农村的发展现状,并在这一基础上探索建设现代农业大省的现实路径。
  我国是典型的人多地少的东亚型国家,人均耕地面积只有1.5亩,而河南农业农村的现状就是中国的缩影,我们的基本面是仍有6070万农村人口,经营方式是人均1.2亩地的小规模经营,国情决定了我们小规模土地家庭经营的格局。与普遍通过提高耕地经营规模来实现农业现代化的美洲国家不同,我国要通过土地流转提高耕地的经营规模难度非常巨大。但实际生活中,农民在生产实践中总结了很多好的经验,创造了不少好的形式,就是通过扩大服务的规模来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用规模化服务来弥补我们的耕地不足的问题,提高农业的规模化经营水平。
  在河南,主要的形式就是通过农机合作社牵头来提供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2013年,我省共有从事农业社会化服务的农机专业合作社5362家,入社经营土地面积1440万亩,年作业面积7000万亩以上。全省农机总动力达到1.11亿千瓦,较2003年增长了60%,全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75%(标志农业机械化发展进入了发达国家高级阶段的水平),较2003年增加近30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与十年前相比,小麦生产实现了全程机械化,玉米机收水平从不到1%迅速提高到68.68%,水稻机收水平由29%快速提高到78.61%,有力保障了农业稳定发展,挖掘了粮食增长潜力,推动了我省农业的规模经营,为实现粮食产量“十连增”、农民收入增长“十连快”做出了重要贡献。
  对比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十年间,我省土地流转面积仅从200万亩(占全省家庭承包经营面积的2.34%),增加至2013年底的3216万亩(占全省家庭承包面积的33%,若去除互换面积786万亩,严格意义上的规模化流转面积仅占全省家庭承包面积的24%)。由以上两组数据对比可见,在全省小麦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97.82%、玉米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85.97%,主要农作物已经通过农机合作社等社会化服务组织提供规模化服务的方式实现了机械化生产、规模化经营的现状下,土地流转面积却还不到家庭承包面积的三分之一,由此可见,通过提高规模化农业服务水平的方式实现农业规模化经营,比通过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效果更加显著。
  同时,随着农村地区土地流转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我省土地流转地租普遍迈入“千元”时代,土地流转已经进入发展的瓶颈期,经营成本高昂,经营风险剧增。地租上涨又促使土地流转方调整种植业结构的预期更加强烈,全省流转土地非粮化率已达到35%(而根据省统计局地调队在全省40个县、区120个乡镇的专项调查中,土地流转非粮化率已经达到59.7%),通过以上分析,结合我们的调研结果,我们认为应该在规范、引导各地通过开展土地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的基础上,重点加大对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的扶持力度,推动我省农业社会化服务模式转型升级,由过去提供“耕、种、收”关键环节的社会化服务,向提供“耕、种、收、管”全程社会化服务转型,由单纯的提供生产领域的社会化服务,向生产、加工、流通全产业链服务升级,通过与高标准粮田“百千万”工程建设相结合,稳固保障我省粮食生产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