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综合办公 |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 三农数据库 今天是2018年04月25日 星期三

2013年工作参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3年工作参阅

2013年4期 关于伊川农商行支农工作的调研与思考

发布时间:2013-08-27 15:20:27  浏览次数:

伊川农商行是由原伊川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组建,于2009年10月设立的地方性股份制银行。截至今年6月底,各项存款98亿元,各项贷款76亿元,存贷款分别占伊川金融市场份额的56%和68%;涉农贷款75.6亿元,占各项贷款总额的98.6%,其中农户贷款4.6亿元(占该县金融机构农户贷款总额的98%)、农村经济组织贷款21.9亿元、农村企业贷款7.1亿元、小微企业贷款22.3亿元。
一、伊川农商行支农信贷主要做法
伊川农商行自成立以来,坚持服务三农的市场定位,充分发挥在农村、县域服务网络等比较优势,深耕农村市场,创新服务模式,提升竞争实力,全力做好三农金融服务工作。
(一)着力强化服务责任。伊川农商行坚持立足三农、服务城乡的办行宗旨,切实履行社会职责,不断强化对农民的情感、对农村的责任和对地方经济的支持。一是树立“大三农”理念。伊川农商行坚持“改制不改色”,坚持服务好农业、农民和农村发展,近年来先后制定了支持春耕生产、促进粮食生产、支持新农村建设和产业集聚区建设等指导性文件,突出服务重点,扩大信贷投入,涉农贷款比例一直维持在98%以上。二是坚守服务农村职责。个别位置偏僻的网点,受当地经济发展和存款规模限制盈利能力较差,但伊川农商行始终坚持保留经营网点,坚守农村市场。如保留的何庄分理处,所处的­半坡乡是全县唯一山区乡和全县经济条件最差的乡镇,该分理处多年来存款余额仅4000万元左右。目前,伊川农商行在县域共设置25家支行(含营业部)、35个经营网点,覆盖全部乡镇,全辖没有金融空白点。三是主动探索农村信贷服务新途径。在农村贷款风险大、成本高的形势下,伊川农商行积极应对,探索破解农村信贷难题,推出住房抵押、大额存单抵押及住房按揭贷款等新业务,有效缓解了因缺乏抵押物造成的贷款难问题。目前,伊川农商行正在积极探索土地流转项目贷款、订单农业贷款、农业生态旅游等新产品,进一步探索提高涉农贷款的可得性。
(二)着力夯实服务能力。伊川农商行通过规范管理、规模发展,提高自身经营实力和抗风险能力,切实提升为三农服务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一是完善组织管理体系。构建以“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经营管理层”为核心的“三会一层”法人治理架构,按照“风险识别、风险计量、风险监测、风险控制”的管理流程,将机关各部门及支行进行流程划分,形成了科学的流程银行组织管理体系。二是提升自身经营实力。坚持“立足伊川、拓展洛阳、辐射中原、布局全国”的发展战略,通过规模发展实现由“地方性银行”向“区域性银行”的转变,发起组建荥阳利丰村镇银行,自身经营实力不断增强。截至2013年6月末,共实现经营利润2.4亿元。三是增强抗风险能力。构建风险管理架构,推行“全覆盖、不间断”序时稽核、专项稽核,强化内部风险防控。同时,不断加强信贷管理,严把贷前调查、贷时审查、贷后检查三道“关口”,严控信贷风险。截至今年6月末,伊川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占比仅为0.94%(据央行公布的数据,2012年6月末全国农信社不良贷款率为4.7%)。
(三)着力拓宽服务方式。为解决农户信贷服务需求,伊川农商行对营业网点进行差异化定位,明确乡镇支行以发放小额贷款服务三农为主,着力打造“农民自己的银行”。一是主动上门服务。针对伊川县高山乡优质赞皇大枣(套种牧草)、鸦岭乡千亩红薯、江左的高效间作套种示范基地等特色产业生产区的季节性资金需求,伊川农商行组织信贷员主动走到田间地头了解情况,及时送贷下乡、送款上门。二是推行阳光办贷服务。推行“二定四公开”阳光办贷服务(即定时、定点现场办公,公开贷款对象、条件、程序、方式),开通农业贷款直通车,方便农户贷款。同时,还成立了农村小微企业贷款服务中心,提供“一站式”集中服务。三是简化贷款程序。开展“信用乡镇、村、户”创建活动,实行一次核定、随用随贷、周转使用、次数不限。截至目前,已评选出信用乡镇4个、信用村63个,评定信用户21462户,建立农户档案13.5万户,发放小额贷款及联保贷款近2亿元。
(四)着力创新服务产品。伊川农商行针对农户、农村小微企业的贷款难问题,着力创新信贷产品,为农民群众和小微企业发展提供个性化、层次化的信贷产品,拓宽了农村信贷渠道。如依托“信用工程”开发出的“信用通”,为活跃农村经济推出的“兴业通”,为农村妇女创业量身打造的“巾帼情”,为农村教师专门设计的“园丁颂”等,为小微企业创业开发的“富民宝”、“小巨人”、“村官贷”及“快贷通”等特色信贷产品,在扶持三农及小微企业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同时,伊川农商行还与伊川县政府联合发行了分为三个系列的金燕“永利卡”,其中的白金卡和黑金卡可直接提供一定额度授信的小额贷款。
(五)着力完善服务机制。伊川农商行以支农为导向,建立支持三农的考核体系和薪酬机制,广泛动员全员支持三农、服务三农。一是强化考核评价。建立支农工作监测制度,定期通报辖内支农工作进展,提高高管、董事、主要股东支持三农的责任和义务意识,将涉农贷款投放情况、农户和涉农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比、户均贷款等定期进行通报和考核评价。二是加强薪酬激励。完善薪酬分配机制和奖惩约束机制,按照“基础工资保吃饭、效益工资靠实干”原则,设置等级差异的岗位工资和绩效工资,将薪酬与支农业绩紧密挂钩,通过科学的薪酬杠杆激发员工支农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二、主要成效
(一)培育了一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伊川农商行加大有针对性的农业信贷投放,激发农村要素潜能,推进农业规模化发展、集约化经营和农户组织化程度,培育了一大批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今年以来,伊川农商行先后发放信用贷款7.5亿元,累计扶持2.1万个农户开展高效农业、畜牧养殖等项目。伊川县吕店镇张沟村支部书记张亚国2012 年9月带头成立了洛阳市铭鑫农业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土地流转承包全村2000 多亩土地发展有机蔬菜规模种植,伊川农商行累计提供扶持贷款300 万,占总投入的近1/3,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新型主体的发展资金难题。
(二)壮大了一批小微企业。小微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属于弱势群体,“融资难”成为制约其发展的重要瓶颈。伊川农商行以破解小微企业“贷款难”问题为切入点,搭建融资平台、创新担保手段、开辟绿色通道,采取综合评级授信的管理方式,对经过评级授信、信用程度高、偿债能力强的小微企业,给予贷款优先、额度放宽和利率优惠等政策。同时,伊川农商行还指定客户经理与小微企业对接,为小微企业信贷需求量身定做、个性设计惠农通、富民通、商务通、微贷通、抵贷通、兴业通、金卡通等7个产品,使贷款程序一目了然,提高了贷款的针对性、覆盖面和便捷度。截至目前,伊川农商行累计为小微企业发放贷款60.7亿元,8600个商户和780多家企业受益。
(三)服务了地方经济发展。伊川农商行积极定位信贷投向,着力打造地方经济“蓄水池”,围绕区域发展战略,大力支持重点项目建设、县域支柱企业和阳光产业,促进地方经济的持续繁荣和稳定发展。近年来,伊川农商行以伊川县“百项重点工程”、一区六园、一河三区、农业产业化“369”工程为重点,制定了2012年至2014年“助推县域经济三年行动计划”,计划每年分别投放10亿元、12亿元、13亿元信贷资金加大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大项目、农业、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的金融扶持力度。其中每年投放5亿元信贷资金服务“三农”;投放4亿元信贷资金支持铝深加工、机械制造等传统产业升级改造,推进文化创意、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落地开花;投放1亿元信贷资金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民生工程及惠民工程建设。
(四)改善了农村民生。伊川农商行将自身经营与地方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体现社会担当,注重扶持农村社会事业,有力地促进了农村民生的改善。在偏远农村地区实施“金融村村通”工程,投入940万元累计发放POS机628台、建设ATM机65台,达到县城全覆盖、乡镇无空白的目标,将“银行”开到农民家门口。开展“进百姓家、问百姓事、解百姓难”活动,每名信贷员联系100个农户结对帮扶,累计共帮扶农户5138个,送资金5.4亿元,发放科技资料2.5万余册,促进了农民群众的脱贫致富。同时,伊川农商行先后投放信贷资金3000多万元加大对教育、电力、公路等行业的信贷投放力度,今年提供信贷资金3.7亿元支持春耕备播和三夏麦收,有效改善了农村生产生活条件。
三、当前支农信贷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从调研的情况看,目前伊川县支农信贷工作主要存在农户贷款难以满足、金融机构支农作用未充分发挥、鼓励金融机构积极支农的机制不健全等问题。
(一)农村贷款难问题依然存在。农户贷款的特殊性与贷款管理的差异性,造成农户贷款需求满足度不高,贷款难问题仍然是农村金融的薄弱环节。据伊川农商行反映,农户每年向该行申请1000多家,而能够满足的贷款数仅为800笔,缺口很大。我们在调研中发现,贷款难主要有以下三种情况:一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经营性贷款,如种养大户等扩大再生产贷款,因为资金需求量大、使用期限长,又不具备担保、抵押条件,难以得到贷款支持。二是农户到金融机构的初次贷款,由于对贷款程序不了解、产生畏难情绪,或因为银行对其信贷调查时间较长,贷款难以满足。三是管理不规范、发展层次较低的农民合作社,其财务管理难以达到金融机构所要求的信贷安全条件,从而难以得到贷款支持。
(二)支农信贷后劲不足。支农信贷得不到满足的根源在于县域信贷资金外流严重,使支农信贷的后劲不足、实力不够。目前伊川县共有金融机构7家,分别是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发行、农商行、邮政储蓄,根据伊川县今年5月底的数据,全县存贷比为62.9%、存贷差为70亿元,除去人民银行10%的存款准备金,县域的信贷外流资金已达50多亿元。一方面,“只存不贷、存多贷少”普遍存在。除农商行外的其它6家金融机构存款总额未超过全县金融机构存款的50%,贷款总额未超过全县的40%;6家金融机构的存贷差总和达到45.6亿元,占全县的65%以上;而邮政储蓄存款总量达21.6亿元,贷款余额仅为2.9亿元,存贷差达18.7亿元,占全县的27%,成为县域信贷资金的“抽水机”。另一方面,虽然部分金融机构存贷比较高,但在支农信贷方面投入比重较低。从伊川县金融机构存贷款统计数据看,截至5月末,工商银行贷款余额13.8亿元,存贷比70.8%;农业银行贷款余额11.9亿元,存贷比高达87.5%,而实际上,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的贷款投放主要集中在县域重点项目、大型企业等,真正用于支农的信贷资金微乎其微。
伊川县涉农金融机构存贷款情况
                                                                                                                   单位:亿元、%(2013年5月31日)  
机       构
存款余额
排名
贷款余额
排 名
存贷比
存贷差
农 商 行
100.5
1
76.0
1
75.6
24.5
邮       储
21.6
2
2.9
6
13.4
18.7
工       行
19.5
3
13.8
2
70.8
5.7
中       行
17.5
4
6.5
4
37.1
11
建       行
15.4
5
4.4
5
28.6
11
农       行
13.6
6
11.9
3
87.5
1.7
农       发
0.2
7
2.7
7
1350
-2.5
全       县
189.0
——
118.8
——
62.9
70.2
(三)各金融机构支农工作不平衡。近年来伊川县金融业快速发展,带来了县域经济特别是三农发展强劲增势,但各金融机构所发挥的作用存在很大差距。一方面,服务机构设置不平衡。伊川农商行的覆盖率达到100%,但其它金融机构网点主要集中在县城或经济发达乡镇,农发行只在县城设置1个网点,中行、工行、农行、建行仅在个别经济发达乡镇设立网点(如农行在乡镇一级机构仅有2家),且不办理信贷业务,仅吸收存款;邮政储蓄的乡镇覆盖率达到90%左右,但在边远乡镇或不发达乡镇未设营业网点。另一方面,支农作用发挥不均衡。2012年底的数据显示,伊川县涉农贷款总额97亿元,而伊川农商行涉农贷款68.4亿元,占全县金融机构涉农贷款比例达70.6%,其它6家金融机构的支农总规模未超过30%。
(四)引导金融机构主动支持三农发展的激励约束机制有待健全。建立有效的利益维护和推动机制是加大农村资金投入的有效途径,而从调研情况看,我省现有的各种激励机制已难以发挥有效作用。一是涉农贷款风险补偿机制不完善。支农贷款存在“金额小、笔数多”等问题,信贷员服务村庄广、信贷笔数多、工作量较大,人力成本和管理成本较高。同时,由于农村地区信用环境较差,农业抗风险能力低,造成支农贷款风险点多,缺乏有效的利益维护机制,使各金融机构惜贷现象严重。二是激励机制难以发挥应有作用。目前,国家财政部对支农信贷增量部分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奖励,增量考核条件仅对新设机构更为有利,难以充分调动金融机构持续支农的积极性。2010—2012年,伊川农商行涉农贷款从32.8亿元增加到68.4亿元,三年增加35.6亿元、增幅108.5%,但财政涉农贷款增量奖励仅为2000万元左右,且目前的涉农信贷比例已达到98%以上,政策的激励空间越来越小。三是缺乏有效的监督考核机制。目前我省尚未建立统筹各商业银行的宏观考核机制,对其支农信贷情况缺乏科学的引导和社会监督,使得各金融机构支持三农发展和地方经济发展随意性大,难以发挥其应有社会责任。
四、思考与建议
在建设中原经济区大局中,进一步创新涉农金融体制机制、提升农村金融服务水平、增加农村信贷供给,形成以农商行为主力军、各商业银行下沉重心主动服务的支农信贷氛围和竞争性农村金融市场,十分必要。从纵向看,中央和省级层面通过信贷规模控制、涉农再贷款奖励等措施,促进了各商业银行将资金留在当地支持经济社会发展。通过进一步完善激励机制、降低经营风险、推动主动支农,是关键。从横向看,国有商业银行及政策性银行逐步向城市收缩,支农功能弱化,各金融机构支农信贷的力度有差别。通过加强评估考核,倒逼各金融机构主动支农,是保障。从体制看,其它商业银行属中央管理,省内各级各部门协调难度很大,而农信社(农商行)、村镇银行则是属省管的县金融法人机构。通过加大扶持力度,使其进一步发挥其支农主力军作用,是基础。
基于以上思考,我们提出如下建议:
(一)强化各金融机构的支农责任。金融是社会资源再分配的重要手段,也是农村经济发展的核心,商业银行应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建议进一步强化各金融机构支持三农、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政治责任和社会义务,通过各种途径对商业银行服务三农进行一些强制性的约束,如明确在县级设立分支机构的银行要将一定比例的信贷资金用于农业生产和农村经济发展,促使其自觉把服务三农作为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重点领域和优先顺序,引导资金向农村合理回流。
(二)建立风险补偿机制降低支农金融机构风险。按照今年7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中关于“鼓励地方人民政府建立小微企业信贷风险补偿基金”的要求,针对农村贷款风险较大问题,建议由省财政筹措一定资金,建立完善涉农贷款保险机制,发挥财政资金的“酵母”作用,为金融机构涉农信贷提供有效保障。
(三)健全激励措施增强金融机构支农积极性。建议参考山东省的做法,建立“以存引贷”机制营造良性支农信贷环境。按照“谁对县域经济支持大,谁就获得财政性存款多”的原则,在商业银行间竞争分配财政性存款,引导商业银行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鼓励当地吸收的存款当地使用,不断增加对当地三农发展和小微企业的贷款规模。
(四)加大考核力度促进金融机构开展支农信贷。可参考国家通报县域法人金融单位存贷比情况,建议由省银监局牵头建立各金融机构支农信贷通报制度,将各金融机构的全省存贷比、支农存贷比例、支持小微企业存贷比例、流入流出省(县)域资金等情况,定期向社会通报,促使其下移重心、主动支农,营造金融机构合力支农良性氛围。
(五)建议出台有关政策支持农信社化解历史包袱。国家要求农信社立足县域,扎根三农,并对其涉农业务进行严格监管,农信系统实质上承担了大量政策性贷款任务。而农业的高成本、高风险、低盈利,致使农信社在长期支农过程中形成了大量历史包袱和遗留问题,制约了改革发展。建议省政府采取税收减免或税收返还等形式,帮助农信社集中力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为其轻装上阵、加快发展、拓展服务创造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