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综合办公 |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 三农数据库 今天是2018年09月26日 星期三

2012年农村要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2年农村要情

2012年47期 赴海南、广西两省区学习考察报告

发布时间:2013-01-21 10:30:46  浏览次数:

11月8日至16日,省委农办牵头,组织安阳、焦作两个省级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工作试点市的市委农办、市农信社负责同志,先后赴海南、广西两省区考察学习农村金融改革、信贷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农户发展的经验和做法。在两省区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考察组多次召开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座谈会,与省区、市、县从事三农工作、涉农金融部门及相关部门的负责同志和工作人员进行了座谈,并深入到海南省农信社联社、万宁市和乐镇和港农村资金互助社、三亚市农信联社、三亚海榆渔民专业合作社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田东县人民银行、金融办、中平社区农事村办服务站、祥周镇鸿祥农村资金互助社、祥周镇模范香蕉场、隆祥兔业农民专业合作总社、巴马县百马村坡纳养生度假专业村、桂林市木山榨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等地进行实地考察,与农民专业合作社、资金互助合作社、旅游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及农户进行了座谈交流。从考察情况来看,海南、广西两省区的农村金融改革成效显著,在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农户发展方面发挥的作用明显。现将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一)海南农村金融组织体系建设发展情况。近年来,海南省围绕着农村金融发展不断进行组织创新、服务创新,并在服务组织体系建设、开展农村小额信贷等方面取得了许多经验,为解决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难、农户融资难、农村金融业务开展难等问题作出了有益探索。目前,该省已初步形成了以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农信社(农商行、农合行)、村镇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和小额贷款公司公平竞争、互为补充、各显其长的农村金融服务组织体系。截至2012年9月,全省已有农信社市县法人联社17家,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各1家,其中农信社系统存款余额和贷款余额分别高达590.15亿元和378.83亿元;成立村镇银行9家,农村资金互助社3家,共计存款余额和贷款余额分别为7.39亿元和12.41亿元;批设小额贷款公司25家,注册资本共计25.4亿元,贷款余额20.35亿元。金融为农(渔)村、为农(渔)民的服务水平逐步提高,有力地促进了新型农业(渔业)生产经营体系的构建。
(二)广西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建设情况。广西百色地区田东县是全国首批农村金融改革试验区,是中国人民银行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试验区,同时,也是吴邦国委员长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联系点。2008年以来,该县在中央和省有关部门的指导支持下,通过金融网点、支付体系、社会信用体系等全方位建设,在惠农贷款、助农担保、涉农基础金融服务便利化等方面实现有效覆盖,破解了长期困扰农村经济发展的金融瓶颈,满足了涉农金融需求。目前,该县已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农村资金互助社、担保公司、保险公司横向联动的立体服务格局;自主开发了农户信用信息采集和评级系统,建立农户信用档案79902户,占全县农户数的84.74%,成为广西县域信息采集面最广、农户建档最多、内容最齐全的县,2010年获批成为全国第一个“信用县”。截至2012年9月,全县各项主要金融指标健康增长,其中涉农贷款余额38.75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总数的66.81%,农户贷款需求满足率超过91%。
(三)农村金融业发展,促进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和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构建。农村金融服务水平的提高,为农户、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有力的资金支持,为农业集约经营和要素集中提供了资金保障,也推进了海南、广西农民专业合作社快速发展。海南省已注册成立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达到6230家,入社成员18.8万户,成员出资总额62.4亿元,带动农户达32万户,占全省农户总数的32%左右。广西壮族自治区已注册成立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达到9889家,入社成员总数超过55万户,资产总额超过50亿元,统一生产农产品超过1000万吨,统一销售农产品总额近130亿元。
良好的农村金融服务环境,扶持和培育出了一批规模较大的从事蔬菜、畜牧业、渔业、果业等生产经营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和从事观光旅游、文化娱乐、家庭手工业等二三产业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如三亚海榆渔民专业合作社在当地政府和金融机构的支持下,修建码头80米,建设了一个集渔机设备维修、船网工具修补、储运和冷藏于一体的后勤基地,为社员提供后勤补给服务,目前入社渔民达858人,140吨以上大马力渔船54艘,总吨位达7343吨,年产值超亿元。巴马县百马村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合作社组织社员建设了坡纳养生度假基地,由万东集团统一经营,提供社员每月每户保底收入800元,再按30%的比例将经营收益分配给社员。桂林市木山榨农民专业合作社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和旅游资源,与旅游开发公司合作,组织社员组成划竹筏队伍,为游客提供乘坐竹筏游览景点的服务,同时由合作社统一种植金桔等果品,将所有收益进行平均分配,社员收入得到大幅度提高。
二、主要做法
海南、广西围绕着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大胆探索,在农村金融领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改革,通过改善金融服务,创新金融产品等措施,形成了适合农村发展的新型金融生态环境,支持了当地农村经济社会发展。
(一)牢固树立为满足农村、农业、农民生产生活金融需要开展管理创新、服务创新的意识。金融企业作为经营货币资本的企业,同样是以盈利为目的,因此“嫌贫爱富”已成为金融资本流动的常态,“三农”作为弱势领域在市场规律作用下很难获得金融服务优势。海南、广西两省区金融部门,特别是农信社等涉农金融机构,把为农服务摆在工作和创新的首要位置,围绕着满足农村、农户的资金需求,能在制度层面创新的就在制度层面创新,能在管理层面创新的就在管理层面创新,能在服务层面创新的就在服务层面创新,走出一条既不违背经济规律、又不突破现有政策和制度框架,确实为“三农”贷款提供优质、便捷服务的路子。
(二)切实加大政策对农村金融的扶持力度。两省区高度重视和支持农村金融工作,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支持农村金融发展。海南省先后制定出台了《海南省金融支持“三农”发展指导意见》、《海南省金融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海南省支持农村信用社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以及《海南省农民小额贷款财政贴息和奖补资金实施办法》、《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民小额贷款财政贴息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文件,省财政设立了海南省金融发展专项资金、农民小额贷款贴息资金、农业保险发展资金等多项惠及农村金融发展的财政专项资金,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促进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建设、涉农贷款及农民小额贷款的政策支持体系。2010年以来,仅农民小额贷款贴息一项,海南省财政就分别安排了7700万元、8000万元和9000万元的财政资金。田东县先后制定出台了《田东县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试验方案》、《田东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联系会议制度》、《关于开展农村产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的意见》以及《田东县金融机构涉农贷款奖励办法》、《田东县小额农户贷款风险补偿办法》、《田东县金融机构信贷增量奖励办法》等指导性文件,为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工作提供了制度保障,同时县财政设立了专项基金,用于补偿和奖励放贷给“三农”的涉农金融机构,2010年以来,田东县各涉农金融机构每年均可拿到1000万元以上的奖励。
(三)加快建立完善的农村金融服务组织体系。两省区都积极发展多元化的农村金融服务组织,满足各类农村经营主体的金融需求。海南省在引导农行、邮储银行和农发行开展涉农贷款的基础上,结合农信社有利的农村网络优势,确立其支农的主力军地位,并鼓励有条件的网点向村镇银行、社区银行转变。同时,因地制宜推动资金互助合作社、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金融机构的建立,形成了以传统农村金融机构为主导,多种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共同发展的农村金融新格局。如海南省农信社在全省18个市县成立19个小额信贷部,在205个乡镇成立小额信贷服务站,每站配备2-3个专业信贷员,并开发了EPOS便民金融服务网络,在全省2000多个行政村布放了9000余台EPOS机,服务组织网络已基本健全。田东县实施了“引金入县”工程,建立金融机构设置网点、信用增级、扩大信贷、完善支付体系建设等多种奖励机制,努力提高金融机构网点覆盖率,目前该县的银行类金融机构9家,ATM及自助服务终端达到1.3台/万人,POS机平均9.2台/万人。大力发展资金互助合作社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现有非银行类金融机构9家。如祥周镇鸿祥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在当地政府和银行监管机构的帮助下,已发展互助社社员143人,股金86.13万元,各项存款66.82万元,向社员发放贷款共计193.64万元。在构建多元化农村金融机构的基础上,该县以行政村为单位建立了“三农金融服务室”,将贷前调查、贷后监督、贷款催收等原来由银行承担的工作前置到村,搭建银行与农户之间的联系服务平台。如中平村在社区农事村办服务站安装了2台自助取款机和1台自助服务机,在骨干农户、日杂代销点、农资销售点和香葱收购点布放转账电话33台,开通电话银行392户,实现了农户足不出户、人不出村即可享受到现代金融服务。该县还建设了“扶贫互助社”,通过开展贫困农户发展生产互助金活动,利用扶贫资金帮扶金融信贷无法覆盖的贫困农户。
(四)着力构建农村社会信用体系。两省区在建立农村社会信用体系方面都进行了有益探索。海南省建立了省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联系会议制度,并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信用乡镇、信用村、信用户的创建工作。针对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难问题,该省开展了“社社合作”活动,由农业厅对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信用评定,农信社根据农业厅提供的授信名单,向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无抵押贷款;利用海南省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这一平台,由联合会通过内部会员诚信评价体系,根据农信社提供的授信额度,为加入联合会的合作社提供贷款担保服务。如三亚斯顿芒果农民专业合作社在三亚市崖城农村信用社注入100万元的风险担保基金,为当地有经济实力的26户种植户担保了总值高达500万元的贷款。田东县按照“政府主导、人行推动、多方参与、共同受益”的工作思路,全面推动农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建立了农户信用信息采集和评级系统,将农户种养收入、房产、林权等资产的非银行信息以及违法犯罪、治安处罚、计划生育、邻里和睦等信息录入系统,并设计成具体指标,由系统自动评分,对农户进行信用评级。农户凭借信用等级,不用任何担保和抵押,就可以获得小额贷款。涉农金融机构根据系统评定,对不同信用等级的农户进行授信,并制定相应的贷款优惠措施,办理贷款的时间也由过去的3-7天缩短到1天。该县还开展了信用乡镇、信用村的评定活动,为农户树立诚信意识营造了良好的信用环境。目前,该县已评定A级以上信用的农户40844户,信用村88个,信用乡镇7个。
(五)大胆创新农村金融信贷服务机制。两省区农村金融机构都针对当地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户需求特点,在政策允许和风险控制能力以内开发出多样性、系列性金融产品,适应农村多元化的服务需求。海南省农信社为满足农户的资金需求,与省直有关部门签订合作协议,开发了党员干部双带致富贷款、妇女联保贷款、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等12种小额信贷产品;创造性地建立了小额贷款的“四交”机制,即“把贷款‘审批权’交给农民,把贷款利率‘定价权’交给农民,把贷款风险‘防控权’交给信贷员和网络,把工资‘发放权’交给小额信贷员”,形成了海南“一小通”小额信贷模式。有贷款需求的农户只要接受5次以上的培训,有5户农民联合担保或农民专业合作社担保,就能获得贷款,按时还清贷款的农户还可获得5%的财政贴息。截至2012年9月,海南省农信社累计发放小额贷款72亿元,惠及26万农户,不良率控制在1.2%以下。田东县针对农民贷款抵押难、担保难问题,试点开展了农村产权抵押贷款业务,推出林权抵(质)押贷款,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养殖圈舍、农业生产设施设备抵(质)押贷款,活体动物、果园、苗木等生物资产抵(质)押贷款,农村宅基地、农村房屋抵押贷款,无形资产抵押贷款等。建立了助农担保体系,成立助农担保公司,推出“惠农信贷产品+助农担保产品+小额贷款保险”服务模式。截至2012年9月,该县农商行及北部湾银行共发放农村产权抵押贷款12972万元。如祥周镇模范香蕉场通过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方式,向田东商业银行申请助农贷款150万元,解决了资金投入上的不足,香蕉产量大幅增加,经济效益得到提高。田东隆祥兔爷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县农商行、北部湾村镇银行融资100万元,扩大兔肉生产规模,建成了兔舍13栋45间,现存栏商品兔6000只,仔兔5000只,已出栏肉兔8万余只,纯收入达80多万元。
(六)着力推进和培育发展农业保险市场。两省区大力培育发展农业保险市场,避免因自然灾害等因素导致的农业经营风险,从而推动金融支持农业发展。海南省出台了《农业保险试点方案》,设立了农业保险发展资金,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原则,采取多家机构共保的经营方式开展农业保险试点,列入全省农业保险试点险种共13个,分为中央险种和地方险种,实行不同的财政保费补贴政策。截至今年9月,全省农业保险试点保障金额104.57亿元,保费收入1.53亿元,其中财政保费补贴9513.92万元。田东县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甘蔗、香蕉、芒果、竹子种植保险工作,在9个乡镇建立了保险服务站,在10个乡镇成立了保险咨询站。创新采用“新农合+小保险”的联动合作模式进行捆绑销售,提高了保险市场覆盖率。探索开发“信贷+保险”金融服务新产品,极大地改善了农村信用环境,促进了信贷对农业的支持,实现了“政银保”合作的支农助农惠农新格局。如祥周镇模范香蕉场通过购买政策性农业保险,有效规避了香蕉冻灾带来的损失,目前,该基地所种植的香蕉全部购买了香蕉种植政策性农业保险。
三、存在问题
海南、广西两省区加快培育农村金融市场,不断努力改善农村金融生态环境,使辖区农村金融发展水平有了较大改观,但在农村金融发展上仍存在着一些共性问题,这些问题在我省尤为突出,严重制约着农村金融发展。问题主要是:
(一)农村金融机构建设有待加强。涉农金融机构网点建设和服务水平与快速发展的农村、农业不相适应,满足不了农民生产、生活需要,银联业务服务的限制和资金结算的局限性影响了对农民存款、取款、贷款的服务效率,也制约着农村金融业的健康发展。
(二)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滞后影响农民融资能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滞后,农民财产作为贷款抵押物的制度安排缺位,导致农村生产要素及农民财产的资本化不足,使农民无法行使抵押权,影响了农民的融资能力,也制约了金融资本向农村流入。
(三)对农业、农户和农村合作经济组织信贷资金投放不足。农村信贷的需求主体数量多、交易成本高、利润低、风险大,影响了涉农信贷资金投放规模,信贷资金对农业、农户和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的供应量相对不足,并在新的形势下呈现出新的矛盾和问题。
(四)涉农融资渠道单一。涉农企业融资结构过度依赖银行信贷,其他正规融资来源几乎为零,缺乏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渠道,缺乏金融服务中介机构和担保机构。
(五)农业保险发展比较缓慢。农业保险发展相对缓慢,规模和险种范围较小,落后于“三农”对风险控制的需求和农村经济的发展。
四、有关建议
借鉴两省区的经验,针对我省农村金融发展,提以下几点建议:
(一)加强农村金融体系建设的统筹协调工作。农村金融体系是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重要手段,创新农村金融服务体系是一项复杂的势在必行的工作,必须加强统筹协调。建议由相关涉农部门及涉农金融单位共同参与,形成创新农村金融体系的统筹协调机制,建立农村金融发展联席会议制度。
(二)开展对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户创新金融服务的工作试点。省委农办会同有关涉农金融单位,选择有条件的市、县,就创新对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户的金融服务开展试点工作,创新农村信贷产品和服务方式,开发符合农村特点和农户需求的金融产品,探索扩大农户可用于担保的财产范围。
(三)加大政策资金支持力度。有条件的市县统筹安排相关财政资金,设立市县农业、农户和农村合作经济组织贷款贴息专项资金,用于辖区农户和农村合作经济组织贷款贴息,降低农民专业合作社与农户的贷款成本,引导信贷资金、社会资金和民间资本投向农业生产、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农户生产生活领域。
(四)大力推进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建设。建立全省农户信用信息采集和评级系统,将农户信用档案与评价结果引入农户贷款审核过程,深入开展信用县市、信用乡镇、信用农民专业合作社、信用农户评选工作。
(五)建立多层次的农村金融组织体系。进一步明确农村信用社和地方商业银行为农村、农民、农业服务的责任和工作要求,推进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农村金融组织健康发展,增加农村金融机构网点。
(六)健全农村金融的风险分担机制。综合运用财政资本注入、风险补偿和奖励补助等多种方式,建立健全支农风险补偿机制;推进农业政策性保险业务发展,扩大保险保费补贴面,促进保险和信贷有机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