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综合办公 |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 三农数据库 今天是2018年06月25日 星期一

2009年农村要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09年农村要情

2009年7期 陈锡文同志关于河南农村改革发展工作的谈话要点

发布时间:2013-01-21 10:09:57  浏览次数:

最近,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就河南农村改革发展工作,与河南省委农办及信阳市有关同志进行了座谈。陈锡文同志谈话要点如下。
一、关于河南农村改革发展的闪光点
近年来,河南农村改革发展的势头非常好,在调动农民积极性、农田基础设施、科技进步等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粮食产量连续六年都在增长,连续四年超过千亿斤,对国家粮食安全做出了突出贡献大。最近,河南在农村改革发展方面,有三个闪光点:第一,是“四议两公开”工作法。核心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发挥党支部在农村基层组织中的核心作用,二是调动广大党员在农村基层管理、公共事务管理中的作用,第三个就是发挥广大群众和村委会的职能作用。第二,是新乡市的统筹城乡发展。近年来,全国许多地方都在搞统筹城乡发展,实际上是在倒腾土地,导致宏观调控难、管理难。但新乡的城乡统筹很有特点,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倒腾土地现象。有个问题需要去探索,如果不倒腾土地,搞统筹城乡发展的资金从何而来,如果倒腾土地则可能会与有关制度、政策、法律以及中央的要求相违背。我算过一笔账,单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两项,5000人的村大约需要投入1000万,全国就是二百万个村,则需20万亿左右的资金。因此,我认为要先把机制建立起来,要量力而行,尽力而为,稳步推进。第三,是信阳市的农村改革发展综合试验。我看了许多关于这个试验区的资料,许多方面做得很好,抓住了关键,让人眼前一亮。其中,有两件工作抓住了农业现代化的关键,而且功夫下得很足。一是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保护农民进入市场的权益,不能仅仅依靠村委会,农民可以以产业为联系,组成跨村、跨组的专业经济组织。村委会和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既有分工,又是相辅相成的,农民富了,产业发展了,村委会的作用也可以得到加强。二是农业社会化服务。现在大家有种疑虑,说我们的农民文化程度低,能实现现代化吗?其实,这种情况在全世界都差不多,文化水平、体力等并不关键。就拿日本、韩国等农业发达的国家来说,凡是种地的农民都不是靠自身的文化程度,而是靠社会化服务。尤其是当前运用先进技术、推广良种,仅靠一家一户是不行的,更要靠社会化服务。比如将来信阳的高科农机、固始金谷农科等社会化服务组织发展好了,农民并不需要直接参与农业生产,从种子到加工包装的全过程,只需要农民指挥好社会化服务组织就可以了。当然这个事要靠政府来支持。
二、关于进一步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精神
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上提出,要进一步贯彻落实好三中全会精神,因为三中全会精神是要管十二年的。从当前看,在城镇化推进的过程中,各地都在探索,我觉得探索都是积极的、有意义的,各地经验都非常重要。概括起来,我想最突出的是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的目标和方向:一是新农村建设是战略任务,二是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是基本方向,三是城乡一体化是根本要求,未来十二年就是要以落实这三句话为重点。在贯彻落实过程中,思想认识上重点强调三点:一是中央为什么提“三农”问题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一农”问题好解决,把农民集中起来大规模生产,农业效率肯定会提高,但是那么多农民到哪里去。如果把土地都交给公司、企业去经营,农村社会结构就会发生很大变化,村委会、党支部的作用将大大降低。因此,所有问题都要着眼于能否破解“三农”问题。二是关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新农村建设要搞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在部分地方把它作为两张皮,把新农村建设片面化,认为只要搞基础设施、盖房子就是新农村建设,这是思想认识和理解上的偏差。三是关于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城乡的概念提出之后,各地都在全力推动,但理解上却各有不同,做法也不尽相同。胡锦涛总书记多次提出“阶段论”的重要论述,阶段不同,采取的方法就不同,并明确指出当前我国总体上已经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阶段。正确理解统筹城乡发展的关键是,资源是由城市流向农村,还是资源由农村流向城市。现阶段,只有按照中央的要求建立“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长效机制,才能真正做到统筹城乡发展。
三、关于农村工作中几个需要厘清的问题
一是家庭联产承包问题。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在全国外出务工人员达到1.52亿的情况下,家庭联产承包还能不能往前继续走,靠家庭经营能不能实现现代化。
二是农村改革主体问题。当前,许多公司、企业长期租赁农村土地,部分企业甚至长期租赁了整个村甚至几个村的土地,农民由业主、经营主体转变成打工者,农村基本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在此情况下,大型机械虽然提高了劳动生产力,但是农民能否找到就业机会,能否实现长期稳定就业。
三是公司、企业长期租赁农村土地后的非农化、非粮化问题。这也是中央比较关心的问题。非粮化还相对好办一些,非农化则比较难办。目前,有些地方搞旅游度假区,将一家一户的农家乐搞成大型旅游公司,但再翻过来就难了,如何确保这些土地的非农化、非粮化。这三个问题的核心是农业的经营主体问题,这关系到整个农业经营体制的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当代农业的基石,要继续坚持。但我们鼓励工商企业到农村去,鼓励到农村去搞产前、产中、产后服务,搞农产品加工营销,搞农民没有能力去搞的事情,但是不鼓励去拿农民的耕地。中央在2001年也曾下发文件,明确指出不提倡公司、企业大规模、长时间租赁农民的土地。
四、关于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
我觉得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中国特色”这个词加进去非常要紧,肯定有很多方面中国特有,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这个中国特色的含义,至少有一个方面就是规模比较小的以农户家庭为主的经营方式。我们没条件和能力学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大规模生产,所以要在家庭承包基础上争取实现农业现代化。但要积极做好两个转变,一是保持我国农业以家庭为基础不改变,但家庭农业要向现代化方向转变;二是深化服务,统一服务不要拘泥于村里提供服务,而要向社会提供服务转变。加快推进这两个转变的现实性就是转变合作,完善服务,就是政府要加强对农业支持保护投入。
五、关于河南省农村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
设立在信阳市的河南省农村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重点是搞好六大制度建设、推进八项改革,围绕什么核心来展开,我觉得要紧紧扣住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主体是什么、载体是什么,怎么才能实现这个载体,这就是刚才谈到的两个转变。还有一个,在试验的过程中一定要以促进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为目的,不然老百姓没有积极性。一定要清楚试验是在为全局探路,要有一个指导市、县两级开展工作的方法,以防试验中出现与现行法律法规相违背的地方。